2019年中国城镇污泥处理处置技术与应用高级研讨会 (第十届)日程暨邀请函
 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行业资讯 » 水业新闻 » 正文

“海水淡化”的点点滴滴 来源:《中国海洋报》 海水淡化即利用海水脱盐生产淡水 5年后,一批批海水淡化工作者走进内蒙古、甘肃、新疆、青海、宁夏等西部苦咸水地区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2-06  浏览次数:94
核心提示:“海水淡化”的点点滴滴 时间:2017-08-29 来源:《中国海洋报》 享 海水淡化即利用海水脱盐生产淡水 5年后,一批批海水淡化工作者走进内蒙古、甘肃、新疆、青海、宁夏等西部苦咸水地区
青岛欧仁环境科技有限公司

2019年中国城镇污泥处理处置技术与应用高级研讨会 (第十届)日程暨邀请函
 

“海水淡化”的点点滴滴

时间:2017-08-29 

来源:《中国海洋报》

 

 

海水淡化即利用海水脱盐生产淡水。是实现水资源利用的开源增量技术,且不受时空和气候影响,可以保障沿海居民饮用水和工业锅炉补水等稳定供水。

现在,世界上已有120多个国家在运用海水淡化技术获取淡水,全球有海水淡化厂1.3万多座,海水淡化日产量约5560万立方米,相当于0.5%的全球用水量,可以解决1亿人的用水问题。


 

目前全球海水淡化技术超过20 余种,包括反渗透法、低多效、多级闪蒸、电渗析法、压汽蒸馏、露点蒸发法、水电联产、热联产以及利用核能、太阳能、风能、潮汐能海水淡化技术等等,以及微滤、超滤、纳滤等多项预处理和后处理工艺。


 

从大的分类来看,主要分为蒸馏法(热法)和膜法两大类,其中低多效蒸馏法、多级闪蒸法和反渗透膜法是全球主流技术。一般而言,低多效具有节能、海水预处理要求低、淡化水品质高等优点;反渗透膜法具有投资低、能耗低等优点,但海水预处理要求高;多级闪蒸法具有技术成熟、运行可靠、装置产量大等优点,但能耗偏高。


 

能耗是直接决定海水淡化成本高低的关键。40多年来,随着技术的提高,海水淡化的能耗指标降低了90%左右(从26.4kwh/m³降到2.9kwh/m³)。目前我国海水淡化的成本已经降至4-7元/立方米,苦咸水淡化的成本则降至2-4元/立方米,如天津大港电厂的海水淡化成本为5元/立方米左右,河北省沧州市的苦咸水淡化成本为2.5元/立方米左右。如果进一步综合利用,把淡化后的浓盐水用来制盐和提取化学物质等,则其淡化成本还可以大大降低。

几种淡水获取方式的成本比较单位:元/立方米

远程调水引滦入津:2.3元/立方米(直接成本)

南水北调:5-20元/立方米(到北京平均水价)

海水淡化海水:4--7元/立方米(综合成本)

苦咸水:2--4元/立方米(综合成本)


 

目前采用海水淡化方式大量获取水资源的国家一般有两类,一类是一些岛屿国家,国土面积狭小,岛上几乎没什么淡水资源,只能依靠海水淡化,比如马尔代夫。另一类是干旱气候区国家,由于国土内气候干旱,降水量稀少,只能向海洋寻求水资源,比如以色列、沙特阿拉伯、阿联酋等国。


 

以色列曾经拥有世界最大的海水淡化工厂——索莱克海水淡化水厂,它每天可以淡化生产62.4万立方米淡水,年生产淡水能力达2.27亿立方米,其年生产的总水量可以装满15个西湖。如今全世界最大规模的海水淡化厂在沙特阿拉伯,该海水淡化厂每天能生产88万立方米淡水,可供300万人饮用。

索莱克(Sorek)海水淡化工厂介绍

我国已有131个已建成的海水淡化工程,从南海腹地的海南永兴岛,到渤海之畔的河北唐山,再到沙漠边缘的新疆和田,密布于沿海和内陆省份。

淡化海水走进海岛

2012年7月24日,祖国最南端的海岛城市——三沙市成立。当初的三沙市面临的最大难题是缺乏淡水。

就在三沙市成立后的第20天,国家海洋局天津海水淡化与综合利用研究所所长李琳梅率队,走访了海南省海洋与渔业厅,并达成共识——利用海水淡化技术帮助三沙市解决淡水资源匮乏问题。

4年后的国庆节,永兴岛千吨级海水淡化厂正式通水,渔嫂杨丽从水龙头接了一大盆淡化海水,把一岁的儿子抱进盆里洗澡。此前,杨丽和岛上居民都使用地下水,洗完澡身上黏糊糊的,有时还会过敏,饮用水则都是从海南岛运来的。

“三沙市成立后,大家用上了淡化海水,但有时候会停水,现在千吨级海水淡化厂建成了,不用再担心停水了,今天我要痛痛快快给儿子洗个澡。”杨丽笑着说。

永兴岛项目仅是众多海岛项目的缩影。5年间,在海南、山东、辽宁、江苏……一个个海岛海水淡化项目陆续建成。成千上万的海岛居民和永兴岛上的杨丽一样,怀着激动和兴奋的心情迎接着第一盆淡化海水从自家水龙头流出。

淡化海水作为海岛的主要水源于国于民都益处颇多。参与过多个海岛海水淡化项目的工程师沙学龙给记者算了一笔账:“以最近正在兴建的一个南沙岛礁项目为例,此前岛上从陆地运淡水的成本是600元/吨~800元/吨,而海水淡化的成本每吨还不到10元钱。”无形中,海水淡化技术为国家和人民节省了巨额资金。

帮高原村民告别苦咸水

2015年10月29日,新疆和田县布扎克乡阿依玛克村迎来了一件大事:海水淡化所设计的净化水设备通水了。该设备是专门针对和田地区苦咸水特点设计研发的,能解决6000多村民的饮水问题。

此前,生活在这里的维吾尔族村民长期饮用地下苦咸水。苦咸水硬度高、碱度高、含氟高、含盐量超标,有大量村民因水致病、致穷。
 

喝着净化水,62岁的村民斯德库拉˙买买提明感慨地说:“应用于沿海地区的海水淡化技术让大家喝上了安全放心的水,这是过去做梦也想不到的事情。”

布扎克乡阿依玛克村喝上淡化水的消息,迅速在和田县传播开来。2016年6月14日,记者在现场采访时看到,家住3公里外的亚力干村村民吉利利˙买买提开着摩托车、拿着塑料桶来供水站拉水。斯德库拉˙买买提明告诉我说:“现在,经常有像他这样的附近村的村民来拉水,还有很多人从几十公里外赶过来参观。人们非常羡慕我们。”

5年前,人们绝对想象不到,海水淡化技术会和内陆的民生问题联系起来。5年后,一批批海水淡化工作者走进内蒙古、甘肃、新疆、青海、宁夏等西部苦咸水地区,一个个苦咸水淡化试点项目将会给那里的人们带来久盼的甘甜。 

 

 
微信扫一扫关注齐发国际娱乐官网/>
</div>
<div class= 
 
[ 行业资讯搜索 ]  [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

 
推荐图文
推荐行业资讯
点击排行